“文化诠释不对称”好比是个鞋拔子

比较中西哲学和文化,人们有一个很成问题的作法——尤其西方学界采取的对中国传统的解读,是很糟糕的不对称诠释——总是习惯性地按西方哲学假设范畴,对中国传统施以 “理论化”,毫无顾忌地使用“鞋拔子”,把中国的事情硬往非中国的概念框架里塞。比如:我们常习惯说“墨子是个功利主义者”,而不说“穆勒是个‘墨家’”;我们还会说“儒学是道德伦理学”,却不问“亚里士多德会怎样解释‘天’”。人们不反向问问题,这是一种“不对称文化比较”。好像中国传统只是在遇见西方哲学之后,才有看待自己的标准;要是没有西方哲学,中国哲学就找不到自己的“体”,就没有个“分类”。 这对对方是不够尊重的,等于不接受中国传统本身的“一体性”,它自己的哲学语言,它服务于表述自己的范畴结构。什么叫做负责任的比较?要放下那种“思想独立于现实”、“主观独立于经验却具有理解力”的形而上学本质主义。


现在无论西方还是中国学界,都有这样一个误解问题。这个误解在中国是伴随兴办西方教育、提倡白话文改革而来,它也是时逢“现代性”潮流文化帝国主义的一个结果。因此,在一个大体西方式假设框架结构当中,哪怕你是用汉语讲话,也是隐含着这个结构。 一言以蔽之,“鞋拔子”就是把一个(中国)文化传统的脚,硬塞进另一种(西方)文化传统的鞋里去。 是这个缘故使我们处在了一个以“超级自我意识”、个体生存错误方式认识自己的时代;这不仅是西方人使用的信仰结构,亚洲城市精英、年轻知识分子语言也因为利用西方现代性词汇而演变——他们拥抱这些理念的价值,这似乎已成为他们自己的思维方式。

上一篇:安乐哲语录

下一篇:这是最后篇

安乐哲 (Roger T.Ames)

安乐哲(RogerT.Ames),1947年生于加拿大多伦多,国际知名汉学大师、美国夏威夷大学教授、尼山圣源书院顾问、世界儒学文化研究联合会会长、国际儒联联合会副会长。 他是中西比较哲学界的领军人物,更因翻译了《论语》《孙子兵法》《淮南子》《道德经》等书而蜚声海内外。主编《东西方哲学》、《国际中国书评》,著有《孔子哲学思微》、《汉哲学思维的文化探源》、《期待中国:探求中国和西方的文化叙述》、《主术:中国古代政治思想研究》、《先哲的民主:杜威、孔子和中国民主之希望》。安乐哲先生曾接受过刘殿爵先生的指导,精通文言文,是当代杰出古典学家之一。2013年,荣获第六届世界儒学大会颁发“孔子文化奖”。2016年,荣获第二届“会林文化奖”。2018年,荣获“文明之光·2018中国文化交流年度人物”;并荣获“北京大学燕园友谊奖”;2019年,荣获“杜威学术学会2019终身成就奖”。…
+ 详细了解

互动交流

  • 下载专区

  • 企业邮箱

  • 官方微博

  • 一多不分微信

    公众号

  • 一多不分讲堂

    直播号